您当前位置: 主页 > 成功案例 > >

64例新型毒品吸食者临床资料分析及典型案例介绍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8-17 15:43 人气:



新型毒品是指从出现时间上讲比较迟,在成分上与传统麻醉毒品不同的,一类兴奋致幻剂。新型毒品包括冰毒、麻古、K粉、摇头丸,它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精神药物。由于新型毒品对于躯体的依赖性相对较小,对精神上长期的影响一般不容易看到,所以有些人觉得用了不会导致大的危害,就连续使用。实际上,同等剂量的新型毒品比传统毒品毒性和成瘾性更强烈,服用这些毒品会使心跳加快、血压升高、体温急剧上升、严重尿频尿急尿痛、肝功能异常、心血管功能衰竭,甚至导致死亡。另外,如果连续使用这类兴奋剂,会导致人脑的神经细胞受到严重损伤、退变,出现幻觉,妄想,行为紊乱,言语不清,伤人毁物,自杀自残等异常反应,导致精神病发作。机体的其他系统功能也都会受到严重的损伤。新形毒品吸食者分为四个阶段:偶尔吸食、毒品滥用、毒品依赖、所致障碍。


    我们戒毒中心对64例吸食K粉、冰毒、摇头丸、麻古等新型毒品入院患者进行治疗,这些人大多有明显的躯体心理障碍,而且多数伴有幻觉、妄想、严重的言语行为紊乱,丧失自知力,否认吸毒,否认自己精神异常,而被家人捆绑强制送来住院治疗的。
   下面,我们对“新型毒品吸食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初步的分析,介绍一些典型案例,对现实生活中发现吸食新型毒品者如何界定及处罚提出一些不成熟的看法,目的就是让人们形成“远离新型毒品,倡导健康娱乐”的生活方式。

    一、64例新型毒品吸食者的资料分析
    1、性别:男性46例,女性18例,男女之比2.5:1。这可能与男性在社会交往较多,自我约束力差,有一定经济基础,易受外界诱惑有关。
    2、文化:初中及以下15例,高中24例,大专15例,大学以上10例。其大专以上占39%,特别值得我们关注。这与传统毒品形成鲜明的反差,因为传统毒品多以文化层次较低为多见。
    3、职业:暂无职业21人,个体经营26人,机关事业单位17人。无职业者多是家里生活条件好,年龄20岁左右在社会中暂时又不想工作的,所谓80后,90后出生的青年人。值得关注的是,机关事业单位的人在吸食新型毒品的人群中占有一定比例达26.5%,这一点与国内有关报道相一致。
    4、年龄:最小者16岁,最大者47岁,平均年龄25±3岁,总的来看,吸食新型毒品者的年龄比传统毒品的年龄没有明显的差异。
    5、吸毒的种类:

 

种类 k粉 冰毒 麻古 摇头丸 复合依赖
人数 22 19 11 7 5

 

 

    福建省特别是泉州、石狮一带吸食K粉(氯胺酮)多。市场上100元仅能买1盎司,约28克,每人平均一天就用7克左右。K粉外观上是白色结晶性粉末,无味、易溶于水,属静脉麻醉剂。吸食后身体开始瘫软,意识存在,痛觉消失明显而完全。一旦接触到节奏狂放的音乐,便会身体强烈扭动、手舞足蹈,一般会持续数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具有很强的依赖性,服用后会产生神经中毒反应,幻觉和精神分裂的症状。表现为头昏、精神错乱、过度兴奋、幻听、幻视、运动功能障碍、抑郁以及出现怪异和危险行为,对记忆和思维能力都造成严重损害。福州及周边市县以冰毒、麻古、摇头丸具多,并有多药滥用的现象。
    6、家庭住址:福州及周边市区县37人,福建省属市地23人,外市地4人。全部生活在城镇地区。
    7、吸食地点:酒吧、歌厅、宾馆等公共娱乐场所占80%以上。
    8、女性18例,其中80%属娱乐场所工作的女孩,俗称“冰妹”。

    二、典型案例:
    例1:李某,男、30岁,已婚,个体经营。2010年春节以来,经常和朋友在酒吧染上冰毒、麻古等毒品,每隔2-3天就要去玩一次。10年5月份左右,病人性格改变,不思做生意,脾气暴躁,整天无精打采,就看电视不出屋,逐步发展到怀疑其父母和妻子监视自己行动,要害死自己,经常与他们对骂,争吵。本人不承认精神有问题,拒绝治疗,被家属强行捆绑于10年5月24日送入医院治疗。
   入院几天后,病人感觉父母派人在医院的其他房间监视并偷听他说话,并在他吃的药品中做了手脚。他们把我送到医院,就是抛弃我,要害死我。兴奋,不眠,言语行为紊乱。否认自己有病。入院确诊为K粉、麻古所致的精神障碍,经系统的脱毒,对症支持治疗,和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一周后精神症状缓解,恐惧情绪消失,能安静在病房内看电视,上网打游戏、聊天。并主动找医生交谈,第10天要求和妻子见面,并求妻子向父母说明情况,对自己在家的表现表示悔意,后父母也到医院探视,对病人的悔改表现表示赞赏。入院第15天,自知力恢复出院。2010年6月中旬,来院复诊,给予心理疏导,并开防复吸药物,其家人说,这一段时间表现好,没有吸毒,能帮助家人料理生意。

   例2:杨某,女,21岁,广告公司业务职员,未婚。先后2次被骗吸毒,而后,经常听到有人在耳旁说话,这种声音讲出自己心里想的事情,声音时远,时近,每逢晚上或安静,说话声明显增强,查看周围无人。户外运动后明显增强,入院前3天出现下颌不自主运动,逐日加剧,前来本中心就诊,尿检“K粉”检测呈阳性,诊断:“K粉依赖综合症”,“氯氨酮粉所致精神障碍”。
   住院后,予以系统脱毒,对症和抗精神病药物治疗,患者第三天诉耳旁那种说话声音明显减轻,渐渐变远,下颌不自主运动明显减少,精神状况明显好转,第七天,患者未听到有人说话,下颌不自主运动完全消失,在无人时,室外活动时也无此类症状,每天给予心理疏导一次,并配合教疗、娱疗等康复训练,于住院15天后临床痊愈出院,出院后本院一直跟踪随访,并辅以院外心理治疗,嘱其远离毒品,防止受骗上当。在出院后三周,突然自己跑到医院说昨晚与一男朋友去酒吧,他在可乐里给我放了二粒麻古,后来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跟他去开房间。早晨起来很后悔,耳边听到有人在骂我,问医生自己是否犯病了,能不能疯了。

   例3:武某,男,32岁,系独生子,大学学历。家里条件优越,自己开了一个酒店,生意很好,父亲是某单位领导。自诉,3年前因处女朋友,感到对女方是真心的好,对方不理睬,后争吵失恋,从此精神萎糜,不想工作和做生意,整天在酒吧混。后来听人说冰毒、麻古能消愁解闷,就开始“溜冰”,玩了一年多,后改为鼻吸“K粉”。3年来共花掉20多万元来吸毒,始终未成家,不听父母的话。11年3月下旬,其母亲雇佣三个大小伙子用绳子将其捆绑,强行送至我院治疗。病人大喊大叫,拒不住院,说自己没病。家人介绍,因吸毒抵抗力下降,得肺结核有1年多了,现在还在吃抗结核药。看其右手被石膏固定,其家人说是前天在家吸毒后,说窗外有人骂他(其实没有),就用手把窗户打破,肌腱割断去医院缝合。看病人消瘦,表情恐惧,胃疼腹胀,说他们卖给我的“K粉”都是假的,里面有毒药,想害死我来霸占我的酒店。在其身上搜出一袋“K粉”,按规定立即冲入下水道,病人大喊“不能冲”,有“毒”我也要吸,不吸难受。指着医护人员大骂,你们都是黑社会派来的,我不住院,等我回家就把你们都杀了,我没有精神病。为了给其用药,只能采取医疗保护约束措施,三天后,病人安静。

   例4:范某,女,24岁,家在外地。形象气质佳,自己与一女友驾车到福州,将车放在停车场,来我中心自愿戒毒。他说我们那里玩新型毒品的人很多,被抓处罚后还玩,自己感到再这样下去会成瘾。住院尿检,“冰毒”呈阳性。自诉,吸食冰毒后看到房屋中间有物体上下移动,开车感到马路上人重影,男朋友也感到其说话、表情、待人接物于以往不大一样,毛手毛脚的,记忆力衰退现在我玩这东西,家人、男友、朋友还不知道,我想快点把“毒”戒掉,恢复原来的生活。

   例5:刘某,男,25岁,系家里独生子。三年前与一朋友在酒吧经不住诱惑,用上K粉,量不断增加。 其母亲介绍,几年来花掉近30万元用于购买K粉。入院时表现精神萎糜,排尿困难伴有明显尿痛,每天去小便达40多次,鼻中隔有0.5cm大的穿孔,不思饮食,入睡困难,曾三次住专科医院戒毒,均又复吸。家人说,这是最后帮他戒毒,以后我们也不管了。入院治疗近半个月,躯体症状改善明显,但心瘾仍未排除,自行要求出院,随访一次,据妈妈说偷偷又吸上了。

   例6:罗某,女,21岁,形象气质佳,身材好。在福州市某星级宾馆,称陪客人,一夜搞了10几粒麻古,清晨有一种心跳加剧,濒死感。立即到福州总院抢救,下午又转到我戒毒中心治疗。三天后躯体症状消失。说她玩麻古一年多了,就是陪客人打牌,吹麻,上床,一夜小费2000元。这次感到要死了,害怕极了,今后可不能再用毒品了。一个月后来电话称,自己又找了别的工作,不当“冰妹”了,没有再吸麻古和冰毒。

    三、“新型毒品吸食者”的特点
    结合我们观察到的新型毒品吸食者,初步感到有如下特点: 
    1、人员文化层次高,多居住在大中城市,有较好的职业和优越的家庭条件,生活富足,衣食无忧。他们受不良娱乐方式的诱惑,认为大家都尝试,自己玩一次也没啥,要不显得自己不新潮,不潇洒,跟不上时代。
    2、新型毒品是一种极易蒙蔽和迷惑人的毒品。很多人认为是娱乐的伴侣,软性毒品,不会成瘾,不会造成危害。他们忽视了全身疲乏、嗜睡、精神压抑、失控等躯体依赖;重视并追求一种特殊的欢快感和愉快舒适的内心体验。吸食者对躯体和精神依赖视而不见或认识不清。
    3、对新型毒品能使人产生精神病等症状认识不清,有些人仅用几次,就产生幻觉。据报导:某省一男青年,吸“K粉”后开车撞死一老太太,下车后竟吸死者的血。外省某地一女青年用“冰毒”过量,去医院诊治,产生幻听,以为有人喊她的名字,从门诊三楼跳下摔死。
    4、新型毒品对躯体的消耗不像传统毒品那样明显,有些人暂时能正常工作,做生意。为了在与朋友相处中可以炫耀自己,很多人办红白喜事或找熟人办事,都要以新型毒品做媒介,使人际关系迅速达到亲热亲密状态。只是一心想做成事,忽视了做人的底线,忽视了“一刻的快感,要用一生来买单”的道理。
    5、不可否定的事实是,的确有曾经吸食过新型毒品的人中近70%,他们有的吸食后并无快感,甚至第二天伴有明显的身体不适,以后就不吸了;还有一些人虽然有滥用的情况,但并没有发展到躯体和心理依赖的情况,他们能自我控制和调节。
    6、全部回访64例,复吸14例,目前没复吸34例,不清楚4例,打不通电话12例,复吸率30-45%。

    四、对新型毒品吸食者处罚的思考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2008今年6月1日正式执行了,使我们对毒品吸食者的处罚有法可依。《禁毒法》第六章第六十二条规定:“吸食、注射毒品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吸毒人员主动到公安机关登记或者到有资质的医疗机构接受戒毒治疗的不予处罚”。2006年3月1日实行的《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二条明确规定“吸食、注射毒品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的拘留,可以并处二千以下的罚款”。《禁毒法》第四章明确了戒毒措施,形成了“社区戒毒,自愿戒毒,强制隔离戒毒”三种形式,针对目前福建省的实际情况,我们怎样来更好的贯彻落实法律提出的戒毒措施呢。下面提出几点不成熟的意见供参考。
   1、发现吸食毒品的,一律给予治安处罚。
   2、对吸食新型毒品的,在查获中发现精神兴奋、两眼发直、不配合不检测、言语行为紊乱、骂人打人、乱喊毁物应送有资质的戒毒医疗机构进行戒毒和精神治疗。待症状缓解后再行处罚。
   3、对已强制隔离戒毒出所后和经公安机关认定应社区戒毒的人员,均应在省禁毒协会下属的《培训教育基地》,进行系统的心理康复矫治。内容包括:禁毒课堂、心理测评、心理咨询、操守训练、综合康复5个方面。时间为1个月,每周参加一次活动,每次2个小时,共4次。
   4、对抓获的偶尔吸食新型毒品者,为了更好的体现“以人为本”的理念,应让他们在治安拘留和自愿戒毒中有所选择,更好的体现人性化的管理,减轻他们因为吸毒导致的戒断反应和痛苦。

福州则徐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所是福建“林则徐基金会”创办的自愿戒毒医疗机构。本所宗旨:健康每一个戒毒患者,挽救每一个吸毒家庭....[详情]

  • 侯长安

    擅长新型毒品所致精神障碍的治疗,在预防复吸技术方面有独到的经验。[详细]

医院占地面积三十亩,一期病床200多张。以“治疗、管理、服务”为优势,采用国际化与现代化医院管理模式,致力于构筑一个国内外知名戒毒品牌机构。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医院集科研与临床为一体,长期担负药物依赖科研和临床实践的任务,具有雄厚的医疗技术力量和综合救治能力。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所拥有长期戒毒工作经验的专家、精神科医师、心理医生、护理人员等专业技术人员,还具有国家专利技术的中药戒毒药品和高科技戒毒技术。能运用独特科学方法,进行综合治疗,使患者达到中药脱毒断瘾,轻松康复,身心愉悦。

福州则徐戒毒医院,根据戒毒者的社会家庭情况和积累十年的临床经验,在中国戒毒干预的本土化的过程中,发展出的一种符合人性本身的一种戒毒干预手法,构成的一种“以戒毒者为中心”的综合戒毒模式。

医院自成立以来,始终不忘践行公益,用爱助力戒毒人员的康复。曾多次参与戒毒宣传、现身说法、戒毒心理咨询、普及戒毒知识等志愿活动,同时将心理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及多种康复理疗手段融为一体,为戒毒患者搭建一个集戒毒科研、戒毒宣传、戒毒治疗、戒毒康复于一体的自愿戒毒专业平台。

联系我们 医院环境 医院荣誉 特色治疗 成功案例 在线留言

咨询热线:0591-38266120 医院地址:福州高新区117县道安里公交站旁 (三盛托斯卡纳西门斜对面)  闽ICP备17021161号

Copyright © 2002-2016 版权所有:福州高新区则徐自愿戒毒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