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主页 > 传统毒品 > 大烟 > >

毒品的自白

来源:未知 时间:2017-10-09 11:20 人气:

  摘要:我是毒品,俗称大烟,英文名叫:“OPIOM”。今天,我带着沉重的负罪感,向人类写下这篇“自白书”:我的祖先——底也伽,早在几万年前,就西方安家落户了。

  我是毒品,俗称大烟,英文名叫:“OPIOM”。今天,我带着沉重的负罪感,向人类写下这篇“自白书”:

  我的祖先——底也伽,早在几万年前,就西方安家落户了。那时,人们都敬重我们为万能的解毒药,并把我们当作贡品献给其他国家的皇帝。就这样,我们认准东方这块风水宝地,漂洋过海,不远万里地来到了中国,并在这里安营扎寨。

  不知过了多少年,我被人提炼出来,经过制作,人们给我披上了一层金黄的外衣,使我成为了“毒品”家族中的佼佼者,迷惑了不计其数的人们。

  摇头丸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它像是一种瘟疫,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吞噬了一条条宝贵的生命。

  其实,外衣只是为我提供了“犯罪”的条件,根本掩盖不住我的罪恶。

  人类已经知道,我体内含有生物碱——吗啡,连续使用很容易上瘾。根据科学实验证明:吗啡超剂量就可以致人于死地。

  我的“凶器”……吗啡,能使人的神经系统先兴奋,后抑制。时间长了,人们就会双目无神,瞳孔缩小,甚至沉默少言。吸食过量还会昏迷,呼吸减弱,心跳缓慢,直到死亡。

  官吏吸食我,就会贪污腐败,贪赃枉法;军人吸食我,就会精神不振,毫无战斗力;男人吸食我,就会变得没有责任心可言;女人吸食我,原本的美丽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可怕的是,孩子们“只要沾上了第一口”,便会把光明的前程白白地毁灭在我的手中。

  惊醒的人类终于把我送上了被告席。其实,早在这之前,著名的鸦片战争、林则徐的虎门销烟,把我打得落花流水,让我领教了人类的厉害。特别是解放后,仅短短的三年时间内,中国就成为了无毒区,创造了人类禁毒史上的奇迹,以致天地之大,竟然让我无处容身。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我又死灰复燃了。

  如今,我已站到了高高的审判台上,我只想低头承认我的罪过,以减轻我的罪孽。说实在话,我的流毒之大,危害之大,就连我们毒品家族也感到可耻。在这里,我想大声说:“为了人类的健康,我们情愿与世人断绝关系,我们情愿断子绝孙,后继无人!目前,我们毒品家族势力还很强大,希望人类能‘珍爱生命,远离毒品’,这也算是我在临死前做的唯一的好事吧!”

  这就是我——毒品的自白。

福州则徐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所是福建“林则徐基金会”创办的自愿戒毒医疗机构。本所宗旨:健康每一个戒毒患者,挽救每一个吸毒家庭....[详情]

  • 侯长安

    擅长新型毒品所致精神障碍的治疗,在预防复吸技术方面有独到的经验。[详细]

医院占地面积三十亩,一期病床200多张。以“治疗、管理、服务”为优势,采用国际化与现代化医院管理模式,致力于构筑一个国内外知名戒毒品牌机构。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医院集科研与临床为一体,长期担负药物依赖科研和临床实践的任务,具有雄厚的医疗技术力量和综合救治能力。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所拥有长期戒毒工作经验的专家、精神科医师、心理医生、护理人员等专业技术人员,还具有国家专利技术的中药戒毒药品和高科技戒毒技术。能运用独特科学方法,进行综合治疗,使患者达到中药脱毒断瘾,轻松康复,身心愉悦。

福州则徐戒毒医院,根据戒毒者的社会家庭情况和积累十年的临床经验,在中国戒毒干预的本土化的过程中,发展出的一种符合人性本身的一种戒毒干预手法,构成的一种“以戒毒者为中心”的综合戒毒模式。

医院自成立以来,始终不忘践行公益,用爱助力戒毒人员的康复。曾多次参与戒毒宣传、现身说法、戒毒心理咨询、普及戒毒知识等志愿活动,同时将心理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及多种康复理疗手段融为一体,为戒毒患者搭建一个集戒毒科研、戒毒宣传、戒毒治疗、戒毒康复于一体的自愿戒毒专业平台。

联系我们 医院环境 医院荣誉 特色治疗 成功案例 在线留言

咨询热线:0591-38266120 医院地址:福州高新区117县道安里公交站旁 (三盛托斯卡纳西门斜对面)  闽ICP备17021161号

Copyright © 2002-2016 版权所有:福州高新区则徐自愿戒毒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