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主页 > 戒毒条例 > >

18年间3次戒毒曾被生父举报

来源:未知 时间:2017-11-21 14:07 人气:

  我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吸毒,18年间进了3次戒毒所,因为吸毒,也被警察抓过,甚至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举报。但每次戒毒后都是在纠结中继续复吸。”现年35岁的李林看上去并不像一名瘾君子,说话文雅、风趣,但他却是圈子里的“老油条”了,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戒毒,“身边大部分的毒友已经因为吸毒不在了”。

  只抽一回就无法离开

  生于1980年的李林是个老北京,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接触毒品。据李林介绍,那个年代的青年人,对毒品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这样了解,“那个时候根本不懂毒品会对身体有危害,只知道毒品是一种奢侈品。”

  李林说,那时他高中毕业,正在等待分配工作。几个同学闲着没事就聚在一起,喝酒、打牌、蹦迪。1997年左右,李林的一个朋友搞到了一小包海洛因,“量不多,只有拇指盖大小,这让我们四五个小哥们兴奋极了。”李林称,当天下午,他们在朋友家中,将海洛因分成了5份,卷在了烟里,每人抽了一根。

  “那感觉很舒服,就像整个人躺在了水床上。”李林称,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毒品,“后来我们这群人就再也离不开毒品了。”

  之后,李林他们每周抽一回,大家一起凑钱去北京的甘家口地区购买毒品。不到半年的时间,李林等人的毒瘾急剧增大,吸毒频率和吸毒数量也越来越多。此时,几个人因毒资问题产生分歧,继而分道扬镳。

  首次买毒像特务接头

  “后来我就自己在家里吸毒。”李林称,自己第一次买毒品感觉很害怕,怕被警察发现。

  当时记得是骑着自行车到的甘家口,将自行车停好后,我就去了那边著名的“毒窝”,李林介绍,那里的毒贩很嚣张,竟然敢公开叫卖。

  “要吗,哥们儿,纯的。”一个穿着花汗衫的外地人看到李林在大街上东张西望,凑上前来问。

  “多少钱啊,多纯。”李林试探着问。

  “一看你就是新手,400一小包。”花汗衫回道。

  并不懂行情的李林怕被抓现行,想尽快买完毒品回家,没有多问就同意交易。

  “跟我来。”花汗衫示意李林跟着。李林则警惕地问:“去哪啊,我不去,就在这交易。”

  “你傻啊,这交易不等着被拍(抓)呀。”花汗衫示意李林继续跟他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一个小区的自行车车棚,花汗衫从一辆破自行车的车座下抠出一小包白色粉末,有两根手指大小。李林从兜里掏出皱皱巴巴的400元钱递给了毒贩。

  “以后买东西就固定找我,别总在大街上东张西望,你挂相。”毒贩点完钱将毒品递给了李林。

  李林接过毒品赶紧揣在兜里,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

  “他给我一个寻呼机号码,如果要货,就留言223,当时感觉跟特务接头似的。”李林回忆道。

  不久,北京毒品圈“著名”的毒窝甘家口被警方查处。之前与李林联系过的毒贩再也没有露面,李林听说毒窝被抄后也没敢联系对方。此后,李林买毒品不再直接找毒贩,都是从圈子里的朋友那买,“是不是吸毒,一眼就能看出来,吸毒的人眼睛里没有神儿。”李林说,大部分缉毒民警在发现瘾君子后都不会立马抓人,而是跟踪看其跟谁接头,是买毒还是贩毒,“如果是买毒,就继续跟着你,看你跟谁吸。”如果发现是贩毒,就一窝端,人赃俱获。

  “圈子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以贩养吸,比如我买来一包400元的毒品,如果其他朋友再找我买,我就加价100元。”李林说。

  家中吸毒被父亲举报

  1999年底,李林的父亲趁他不在家,翻出了一小包毒品。李林父亲并没有将毒品销毁,而是留在了原处。

  深夜,李林回家后开始吸毒。李父拨打了110:“我儿子在家里吸毒,你们把他抓走,帮帮他吧。”

  不到半个小时,警察赶到了李林家。在给民警开门后,李父敲开了儿子的房门。

  “你们干吗,我又没犯法。”看到父亲身后的警察,李林蒙了。

  “你跟他们走吧,是我叫他们来的。”李父有气无力地劝说着李林。

  李林愣住了,瞪着眼睛看着父亲,不相信这是真的。

  在派出所,李林的尿检呈阳性,随即被警方拘留。

  最终,李林在看守所度过了半个月。“在看守所,我一直在琢磨着,父亲为什么这样对我,但当时我无法想明白。”

  强制戒毒两年后复吸

  从看守所出来后,李林借住在了毒友家,每天照常吸毒,“吸毒已经成为了习惯,就像吃饭一样,但不吃饭可以,不吸毒就会难受。”

  1个月后,毒友刚刚从外面买完毒品回家,二人正准备吸食时,突然有人敲门,当时毒友一个激灵,将毒品藏在了书柜里,而李林则前去开门。门刚开了一道缝,一群便衣警察冲了进来,李林被按倒在地。

  2002年,李林因两次吸毒被抓,被警方决定强制戒毒2年。

  “生理脱毒其实很快就过去了,在强制戒毒所,主要还是戒除心瘾。”李林说。

  每天固定早6点起床晚10点入睡,平时定点学习、劳动。李林说,在强制戒毒所自己对毒品有了很强烈的认知,并且开始习惯规律的生活。

  2004年,李林走出强制戒毒所后,并下定决心不再复吸,然而这样的规律坚持了不到3年,李林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又遇到了以前的毒友,“来一根,解解馋。”李林和毒友在聚会上都喝了很多酒,他并没有拒绝毒友,点燃了一根掺有海洛因的烟卷。李林再次复吸。

  在之后的10年中,李林一直在戒毒与复吸的循环中纠结,为此,李林进了3次戒毒所。

  发小去世后决心戒毒

  2015年初,原来和李林从小玩到大的几个发小因吸毒去世,彻底触动了李林。

  “那个时候,我们好得几乎跟一个人一样,四五个人天天混在一起。”李林说,他们当年是因为毒品“分赃”不均而分道扬镳,之后多年也断断续续联系过,一起吸过毒。没想到最近几年,他们陆陆续续都走了,有的因为“脏器功能衰竭”,而有的则是因为患上了不治之症。

  “我也这么大岁数了,没有正经工作,毒资都是向家里人要的,我已经伸不出手了。”李林称,这次到

  我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吸毒,18年间进了3次戒毒所,因为吸毒,也被警察抓过,甚至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举报。但每次戒毒后都是在纠结中继续复吸。”现年35岁的李林看上去并不像一名瘾君子,说话文雅、风趣,但他却是圈子里的“老油条”了,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戒毒,“身边大部分的毒友已经因为吸毒不在了”。

  只抽一回就无法离开

  生于1980年的李林是个老北京,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接触毒品。据李林介绍,那个年代的青年人,对毒品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这样了解,“那个时候根本不懂毒品会对身体有危害,只知道毒品是一种奢侈品。”

  李林说,那时他高中毕业,正在等待分配工作。几个同学闲着没事就聚在一起,喝酒、打牌、蹦迪。1997年左右,李林的一个朋友搞到了一小包海洛因,“量不多,只有拇指盖大小,这让我们四五个小哥们兴奋极了。”李林称,当天下午,他们在朋友家中,将海洛因分成了5份,卷在了烟里,每人抽了一根。

  “那感觉很舒服,就像整个人躺在了水床上。”李林称,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毒品,“后来我们这群人就再也离不开毒品了。”

  之后,李林他们每周抽一回,大家一起凑钱去北京的甘家口地区购买毒品。不到半年的时间,李林等人的毒瘾急剧增大,吸毒频率和吸毒数量也越来越多。此时,几个人因毒资问题产生分歧,继而分道扬镳。

  首次买毒像特务接头

  “后来我就自己在家里吸毒。”李林称,自己第一次买毒品感觉很害怕,怕被警察发现。

  当时记得是骑着自行车到的甘家口,将自行车停好后,我就去了那边著名的“毒窝”,李林介绍,那里的毒贩很嚣张,竟然敢公开叫卖。

  “要吗,哥们儿,纯的。”一个穿着花汗衫的外地人看到李林在大街上东张西望,凑上前来问。

  “多少钱啊,多纯。”李林试探着问。

  “一看你就是新手,400一小包。”花汗衫回道。

  并不懂行情的李林怕被抓现行,想尽快买完毒品回家,没有多问就同意交易。

  “跟我来。”花汗衫示意李林跟着。李林则警惕地问:“去哪啊,我不去,就在这交易。”

  “你傻啊,这交易不等着被拍(抓)呀。”花汗衫示意李林继续跟他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一个小区的自行车车棚,花汗衫从一辆破自行车的车座下抠出一小包白色粉末,有两根手指大小。李林从兜里掏出皱皱巴巴的400元钱递给了毒贩。

  “以后买东西就固定找我,别总在大街上东张西望,你挂相。”毒贩点完钱将毒品递给了李林。

  李林接过毒品赶紧揣在兜里,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

  “他给我一个寻呼机号码,如果要货,就留言223,当时感觉跟特务接头似的。”李林回忆道。

  不久,北京毒品圈“著名”的毒窝甘家口被警方查处。之前与李林联系过的毒贩再也没有露面,李林听说毒窝被抄后也没敢联系对方。此后,李林买毒品不再直接找毒贩,都是从圈子里的朋友那买,“是不是吸毒,一眼就能看出来,吸毒的人眼睛里没有神儿。”李林说,大部分缉毒民警在发现瘾君子后都不会立马抓人,而是跟踪看其跟谁接头,是买毒还是贩毒,“如果是买毒,就继续跟着你,看你跟谁吸。”如果发现是贩毒,就一窝端,人赃俱获。

  “圈子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以贩养吸,比如我买来一包400元的毒品,如果其他朋友再找我买,我就加价100元。”李林说。

  家中吸毒被父亲举报

  1999年底,李林的父亲趁他不在家,翻出了一小包毒品。李林父亲并没有将毒品销毁,而是留在了原处。

  深夜,李林回家后开始吸毒。李父拨打了110:“我儿子在家里吸毒,你们把他抓走,帮帮他吧。”

  不到半个小时,警察赶到了李林家。在给民警开门后,李父敲开了儿子的房门。

  “你们干吗,我又没犯法。”看到父亲身后的警察,李林蒙了。

  “你跟他们走吧,是我叫他们来的。”李父有气无力地劝说着李林。

  李林愣住了,瞪着眼睛看着父亲,不相信这是真的。

  在派出所,李林的尿检呈阳性,随即被警方拘留。

  最终,李林在看守所度过了半个月。“在看守所,我一直在琢磨着,父亲为什么这样对我,但当时我无法想明白。”

  强制戒毒两年后复吸

  从看守所出来后,李林借住在了毒友家,每天照常吸毒,“吸毒已经成为了习惯,就像吃饭一样,但不吃饭可以,不吸毒就会难受。”

  1个月后,毒友刚刚从外面买完毒品回家,二人正准备吸食时,突然有人敲门,当时毒友一个激灵,将毒品藏在了书柜里,而李林则前去开门。门刚开了一道缝,一群便衣警察冲了进来,李林被按倒在地。

  2002年,李林因两次吸毒被抓,被警方决定强制戒毒2年。

  “生理脱毒其实很快就过去了,在强制戒毒所,主要还是戒除心瘾。”李林说。

  每天固定早6点起床晚10点入睡,平时定点学习、劳动。李林说,在强制戒毒所自己对毒品有了很强烈的认知,并且开始习惯规律的生活。

  2004年,李林走出强制戒毒所后,并下定决心不再复吸,然而这样的规律坚持了不到3年,李林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又遇到了以前的毒友,“来一根,解解馋。”李林和毒友在聚会上都喝了很多酒,他并没有拒绝毒友,点燃了一根掺有海洛因的烟卷。李林再次复吸。

  在之后的10年中,李林一直在戒毒与复吸的循环中纠结,为此,李林进了3次戒毒所。

  发小去世后决心戒毒

  2015年初,原来和李林从小玩到大的几个发小因吸毒去世,彻底触动了李林。

  “那个时候,我们好得几乎跟一个人一样,四五个人天天混在一起。”李林说,他们当年是因为毒品“分赃”不均而分道扬镳,之后多年也断断续续联系过,一起吸过毒。没想到最近几年,他们陆陆续续都走了,有的因为“脏器功能衰竭”,而有的则是因为患上了不治之症。

  “我也这么大岁数了,没有正经工作,毒资都是向家里人要的,我已经伸不出手了。”李林称,这次到福州则徐自愿戒毒所来戒毒,打算不彻底戒掉,就不出去了。

福州则徐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所是福建“林则徐基金会”创办的自愿戒毒医疗机构。本所宗旨:健康每一个戒毒患者,挽救每一个吸毒家庭....[详情]

医院占地面积三十亩,一期病床200多张。以“治疗、管理、服务”为优势,采用国际化与现代化医院管理模式,致力于构筑一个国内外知名戒毒品牌机构。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医院集科研与临床为一体,长期担负药物依赖科研和临床实践的任务,具有雄厚的医疗技术力量和综合救治能力。

福州则徐自愿戒毒所拥有长期戒毒工作经验的专家、精神科医师、心理医生、护理人员等专业技术人员,还具有国家专利技术的中药戒毒药品和高科技戒毒技术。能运用独特科学方法,进行综合治疗,使患者达到中药脱毒断瘾,轻松康复,身心愉悦。

福州则徐戒毒医院,根据戒毒者的社会家庭情况和积累十年的临床经验,在中国戒毒干预的本土化的过程中,发展出的一种符合人性本身的一种戒毒干预手法,构成的一种“以戒毒者为中心”的综合戒毒模式。

医院自成立以来,始终不忘践行公益,用爱助力戒毒人员的康复。曾多次参与戒毒宣传、现身说法、戒毒心理咨询、普及戒毒知识等志愿活动,同时将心理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及多种康复理疗手段融为一体,为戒毒患者搭建一个集戒毒科研、戒毒宣传、戒毒治疗、戒毒康复于一体的自愿戒毒专业平台。

联系我们 医院环境 医院荣誉 特色治疗 成功案例 在线留言

咨询热线:0591-38266120 医院地址:福州高新区117县道安里公交站旁 (三盛托斯卡纳西门斜对面)  闽ICP备17021161号

Copyright © 2002-2016 版权所有:福州高新区则徐自愿戒毒所